上海男子回收舊空調時不慎墜亡,家屬向雇主索賠200萬,法院判了

 新聞資訊     |      2021-12-09 14:02:17    |    上海廢品回收網

高價回收舊冰箱、舊彩電、洗衣機……

無論是農村、城市,有時候依舊還是能夠看到一輛三輪車(或自行車)穿梭在大街小巷吆喝著,車子上面也會掛著一塊醒目的回收舊物招牌。

隨著交通、經濟的發展,收廢品能夠賺取的利潤已經很少了,從事這一行的人一年到頭也難以見到幾次,家住上海的錢先生,好不容易見到一次,結果還攤上了一樁官司。

錢先生住在上海某老居民區,因為家里面即將動遷,也有很多廢舊物品需要處理,但是這些廢舊物品處理起來非常麻煩,丟了又覺得可惜,自己拉到廢舊物品站也換不了幾個錢,錢先生一直將這些東西閑置在家里面。

2020年7月,錢先生聽到有人回收廢舊物,剛好他也能把這些東西全處理了,錢先生就朝著回收人員吆喝了一聲,回收大叔羅某蹬著三輪車上門。

錢先生也沒有詢問多少價格,只是將廢舊物從家里面全拉了出來,羅某將鐵器、塑料、紙張全都分開稱量。

錢先生的房子需要動遷,鄰居陳先生的房子也需要動遷,但陳先生很早就搬了出去,房子里面也只剩下一些廢舊物,這些舊物他都留給了錢先生,并表示如果錢先生需要的話,就直接拿去用。

反正房子馬上就要動遷了,這些廢舊物留在房子里面也沒什么用,干脆一塊處理了,錢先生又打開鄰居家的房子,又從里面清理出了不少的廢舊物品。

羅某也是喜上眉梢,今天這一趟比他這兩天收的東西都要多,而且還有不少值錢的舊物;羅某偶然間看到一臺空調,就問錢先生這臺空調還要不要。

錢先生也看了一眼,空調老化非常嚴重,就算買一臺二手空調都比這個要好,錢先生就表示把他拆下來吧。羅某稍微看了看空調和空調外機,雖然有些老化,但是重要的零件完好無損,只要稍微檢修一下就可以使用。

這個季節天氣已經很熱了,家里面一家老小擠在老房子里面也挺熱的,他打算把這臺空調帶回家,給家里面用。

羅某小心翼翼拆卸空調,而空調外機安裝在高五米的墻壁上,想要把它拆下來并不容易,錢先生看他攀爬到外墻,也是問他會不會太危險了,羅某已經干這行十幾年了,沒出過什么差錯,經驗老道的他表示自己一個人沒問題。

錢先生這時候煙癮上來了,反正一時半會兒也拆不下來,他就走到外面去抽了一口煙,等他回來的時候卻發現羅某“不見了”,他往外面一看,羅某已經掉下來了,錢先生嚇了一條,連忙撥打了急救電話,然而羅某因為傷勢過重經搶救無效死亡。

羅某的家境不是特別好,一個家庭的經濟重擔都壓在他身上,他這一走,全家是舉步維艱,羅某的家屬認為錢先生存在失責,一紙訴狀將錢先生和陳先生告上了法庭,要求賠償死亡賠償金、喪葬費、精神損失費共計200萬元。

錢先生認為出于人道主義,他可以賠償一些,但是在這次事件當中他無需承擔任何賠償責任。

羅某的家屬認為,羅某只是回收舊物,沒有拆卸空調的資格,錢先生讓他拆卸舊空調,就已經存在一種失責,而且羅某在高空作業時,錢先生也沒有為他提供安全帶一些的安全防范措施。

拆卸空調外機本就是一件力氣活,羅某也沒有協助拆卸,反而獨自一人抽煙,明顯存在失責。

錢某認為羅某雖然只是回收舊物,但是他拆卸過空調機,擁有一定的專業知識,而且他也問過羅某是否太危險,羅某表示沒問題;羅某作為一個成年人,且有十幾年的從業經驗,應該能意識到高空作業的危險,但他自己覺得沒有問題,這才獨自一人選擇拆卸空調外機,羅某應當承擔全責。

羅某家屬、錢先生都各持一詞,但有沒有責任得看法院。

根據《民法典》第一千二百四十三條:未經許可進入高度危險活動區域或者高度危險物存放區域受到損害,管理人能夠證明已經采取足夠安全措施并盡到充分警示義務的,可以減輕或者不承擔責任。

羅某在錢先生的授意下拆卸空調,在這種高度威脅環境下,羅某雖然進行了提醒,但是也缺少安全防范意識,忽視了安全責任,應當承擔一定的侵權責任。

而羅某作為高空作業者,并沒有加以佩戴安全帽、安全帶一類的裝置,從而引發事故發生,其本身存在重大過錯,

至于陳先生是否需要承擔連帶責任,法院認為陳先生雖然將鑰匙交給了錢先生,但并沒有委托他出售舊物,出售舊物屬于錢先生的個人意志,陳先生對于此事并不知情,無需承擔責任。

經上海法院審理,判錢先生賠償羅某家屬20萬元,駁回其余訴求。